Friday, June 23, 2017

不孝

古人说
百行孝为先
然后
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 

另一派人说
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 
你是为自己而活 
不是为了成全某人

某人 
包括把你拉拔长大的父母吗?
父母的愿望
一定要帮他们实现吗?

如果
父母的愿望 
跟自己向往的生活
完全南辕北辙呢?

顺了父母
这下半辈子就这样了 
父母总有离开自己的一天
然后呢?

如果 坚持自己想要的生活
父母心中留个遗憾
这样 算不孝吗?

谁不喜欢大团圆结局
可是我就是做不到
我还有下半辈子
要怎么才能让你们明白?

你有你的遗憾需要我来弥补
那我的遗憾呢?

我告诉自己
我应该陪着你们
到你们走完你们的人生
这是身为人子的天职

然后呢?

到时候
已经没有筹码重新开始了
所以就这样了吗?
我可以为自己而活吗?

Sunday, February 5, 2017

搬家记 x6

趁着睡意未浓
突然想记录大学时期的事
趁自己还记得的时候
留给自己想不起之后

大学第一间租屋,是在大红花花园(TBR)。一个很俗的名字。那是一个颇有年份的单层排屋住宅区。自己住的是在三房二厅式屋型额外多隔出来的房间。确实不是什么好房间,因为房里看不到阳光。屋友们都还蛮热情的,总共4男两女,相处的还算不错。这间算住最久了,待了一年,后来因为毕业的毕业,跟自己系友分租的分租而被迫鸟兽散。

那时和一位系友蛮投缘,经他介绍搬过去和他成了屋友,就到了旺区Wangsa Maju。那是一间两层半的排屋。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有室友吧。也是最后一次。我们住在顶楼主人房。主人房内有厕所,所以基本上除了觅食,我可以足不出房门。底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有两间房间,分别住了系友加一个男生和一个男生。相比TBR的喧哗,这间家静得可以。正好是我喜欢的。老屋子有个问题,就是年老多病痛。好像是水管坏了,所以每天晚上要锁水喉,不然第二天就会淹水。住了一个学期,又被迫搬迁。

这次搬进了Menara Alpha,也是位在旺区的一座公寓。这座公寓在那一区也是出了名的。听说每年总有人在这里寻短见。很不幸的,自己居住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听说不是租户,是外面来的。我租的单位也不算复杂,大房是一对情侣和一个女生,中房是我,小房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大叔。大叔很奇怪,总喜欢叫我“阿杰”,还会乱修家里电插座。后来大房的租客毕业搬走了,托我帮他们找人顶,连抵押金也不拿了。我就这样莫名其妙成了所谓House Leader。可是过了一个月还是没找到,屋主开始追我倒贴主人房的房租。逼於无奈之下,我唯有找人顶掉我的中房拿了抵押金就消失不见。说起来还真的对新人有些抱歉。不知道事情最后怎么解决。

然后搬到了Menara Alpha周围的廉价组屋。因为屋子陈旧所以顶了个大房,另外两件房间也是两个单身单独住。这时也是实习开始,因为很多系友都选择回家实习,就默默过着孤独老人的日子。慢慢的,好景不长在。又是漏水。严重一次还是在上班时间屋友打电话叫我马上回去。又是和屋主争辩无数次不果后,我又被迫旧计重施:找个人顶替打包走人。看着新人搬进一件件家私,还铺了地毯,真的为他们捏一把冷汗。

旺区是混不下去了,于是转到了附近的文良港 (Genting Klang),历史上貌似蛮有名的地方。这次搬进了,算是组屋吧。虽然也有毛骨悚然的传闻,但好在我住在最靠近大门的第一栋。大房是一位女生住着,小房也是。不过小房女生很少回来。这里大房小姐很爱干净,虽然自己房间有厕所,她有时还会帮我洗客厅的厕所。朋友都笑说我终于有个像样的家。然而,好景不常在,竟然因为续约问题,我又被迫搬家!

然后搬到隔壁旧式公寓。其实当初如果不是为了避免住到板隔房间,又不想有室友,又付不起房租,也不会一直遇到畸形屋子。这一次,也不例外。看房的时候,就是看在有洗衣机份上才首肯的。结果第一天搬进去要用的时候找不到水喉,信息屋友才知道,原来洗衣机是他们私人的。细问之下,原来冰箱也是他们的!所以我等于是租了个空房。闹了一顿,一个人始终比不上两个人嘴巴,算是闹翻了。当初还一直怕他们会敲门打我!基于已经是最后一个学期,也不想再搬了,于是也住了下来。这是我在KL求学生存的最后一间租屋。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我也成了系上最爱搬家的人。或许就是贪便宜的缘故吧!如果我能跟室友好好相处,可能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不过话说回来,也不失是一个特别的经历?

Wednesday, January 11, 2017

相爱无罪?

如果要计较值不值得
那就不是真爱
如果要计较对与错
那就干脆不要爱

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
可是却相信这些鬼话
也不止一次挂在口边
其实真的是这样吗?

一个女生
恋上一个男生
郎才女貌
多么美好的画面

可是
他是一个有伴的男生
你会怎么想?
应该支持吗?

“一天没结婚
都有选择的权利。”
默默听到
有人这么说

乍听之下也没错吧?
这句话可以成立
重点在“选择”
而不是“没结婚”

她做了选择
甘心做他背后的女人
他做了“选择”
俗话说的齐人之福

有时候也在想
局外人凭什么说话?
爱不爱是两人的事
对或错也是两人的事

可是手心是肉
手背是肉
两个都是亲近的人
应该不当回事吗?

很多人当闲话在传
可是我是真的想做点什么
任何一方受伤
都不是我想看到的

可是暗示过了
明示过了
自己的嘴巴 别人的嘴巴
全部动用了

你们一直说没什么
没什么 要出双入对?
没什么 要关心你有没有吃午餐?
没什么 要做你的代言人?
没什么 要偷偷摸摸?
没什么 要避开正宫?
没什么 要认识你身边朋友?
没什么 要一起出门?

一对男女
在非必要情况下
同床而眠
真的没什么?

我很想视而不见
可是真的做不到
总觉得有义务做点什么
可是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想我应该视而不见的
尤其感情这回事
说穿了也是孤掌难鸣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是能修成正果
还是作茧自缚
身上都要背着
负心汉 狐狸精 二字

到时候谁也不要怨谁就好了
不仅是当事人
包括当事人身边的知情人
也包括我自己

Friday, January 6, 2017

同事

很久以前听过
不要和同事混得太熟
尤其是下属
或者可能会有利益冲突的同事

说起TA
不能算是下属
不能决定TA的升降
不能决定TA的去留

不知道是不是比较熟络的缘故
总觉得应该为TA说两句
可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
所以帮口的时候还真有点嘴软

不知道TA知道了吗?
会不会觉得我从中作梗?
会不会相信我曾经为TA说话?
会不会相信我为TA说过好话?

自私点说
TA是很好的朋友
TA确实帮了我不少忙
尤其公事上

现实来说
公司的确没有留TA的原因
TA自己似乎也没有为留下特别表现
可能有 但没有刻意吹捧吧

最后决定权
始终在他手里
如果真的不能刀下留人
我想我会怀念这个同事

Saturday, August 6, 2016

蓝色生死恋

【蓝色生死恋】
这是第一部
也是唯一一部
我认真看完的一套韩剧

当初会看的原因
纯粹是追流行
因为大家都在谈论
所以我要跟上潮流

偶然的机会下
重听那首歌
突然闪过很多往事
中学时期的那些画面

曾经还是年少无知啊
那时候甚至会幻想
如果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会怎么办?

整部剧最无奈的是崔恩熙
从天堂掉落谷底
她没得选
一直到最后的悲剧收场
也不是她的选择

那时候比较羡慕的是尹心爱
真的是麻雀变凤凰啊
会不会有个亲生父母在远方?
一定要是有钱的

当然那只是童话
现实生活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事
可能那也是偶像剧会火的原因吧
它把大家现实中的不可能实现了

依稀记得故事的是悲剧收尾
忘了有没有落泪了
应该没有
小时候比较没血没泪

现在很难再有耐性
看完一套韩剧了
因为剧情太过拖拉
冬季恋歌我都撑不完了

Saturday, July 16, 2016

#槟城 #灭门 #冰毒 #手枪

前一阵子才和他聊到 On Call 36 的剧情
他说医生的职责是救人
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背景
就算他有犯罪背景

影剧 Code Black 也提到
就算一个在服刑的毒贩
也同样有换肾的权利
这是基本人权

乍听之下
真的会觉得 不公平!
可能为了救这条罪恶的人命
会牺牲另一条良民的姓名

这几天槟城发生轰动全国的大新闻
报道说 【灭门惨案】吸毒者连开11枪 杀死睡梦中母亲、母亲男伴、弟弟及2岁侄儿!
报道说 【灭门惨案】嫌犯或藏身大山脚 警方公布通缉犯资料
报道说 【灭门惨案】枪杀4名亲属 庄俊华已遭正法!

很多人拍手叫好
说警方终于做了件对的事
说警方效率好快
几天里面就破案了

看着看着
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
这桩案
少了司法的部分

正常手续不是警察抓了
交给法庭定罪
如果真的罪名成立
才来决定他该不该死吗?

如果警方认为他有罪
就可以就地伏法
那还要法庭干嘛?
会不会赋予警方太大权力?

如果他是杀人犯
不管他杀的是不是自己亲人
他都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
前提是 应该至少要经过司法程序

可能 我太天真了
如果 他被抓了
然后 钱财疏通 被放出来了
怎么办?

回到问题的根本
还是我们的司法执法制度的问题
追根究底
又是数落政府的时候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很不辛的
认识这件悲剧的至亲
她劈头第一句话
“不要相信报章!”

她说
那把手枪不是卖摩托买来的
而是很早以前买下来的

嫌犯不是开枪打死睡梦中的人
而是先开枪打死母亲和男友
楼上的弟弟应该是带着儿子下楼探究竟
而遭亲哥哥灭口

报章还说嫌犯曾在多个景点区驾车兜风
堂弟向爱国党青年团团长信息求助
还曾向大伯讨钱和警告他不准报警
还扬言杀死亲生父亲和弟媳

她都铁齿否认了
她说她只是肚子饿去找吃
她说从来没有所谓的爱国党求助
她说掏钱恐吓都没有

还说堂弟大义灭亲
向警方通风报信
可是她说他们没有报警
是警方很早开始跟踪堂弟一家

更甚的是
报章说嫌犯先向警方开枪
报章又说警方只是要检查他的身份证
看到他掏枪 所以警察先发制人

她说
嫌犯死后面目全非
所以警方每一枪都是对着他的头开
就是一开始就要置他于死地

受害者往生了
加害者也“伏法”了
应该告一段落了吧?
故事并没有落幕

现在说的是大姑与弟媳间的矛盾
吵着设灵堂
吵着帛金

只能一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然后
不要太相信所谓主流媒体

Monday, July 11, 2016

又去KL 记

7/7/2016 - 10/7/2016
我又去KL了

很多人问我,
“其实你去KL做么?”
其实
我去KL真的没有要做么
就找朋友叙叙旧吧

第一天
她说没这么早来接我
所以我在广场闲逛
就是漫无目的的闲逛

然后大伙儿去吃晚餐
聊聊近况
聊聊未来
聊聊家庭
聊聊事业

然后去了他们的家
不算大的 不是新的
但绝对是个温暖的家
尤其喜欢那面大镜子

然后去了他们的新家
好大一间
虽然装潢略有瑕疵
虽然装设还不齐全

她滔滔不绝分享着
我若有其事附和着
“可以彼此分享得意骄傲
不担忧谁的心里不是味道”

第二天
驾着她的车
只身闯荡KL去了
熟悉 又陌生的地方

踏进家里第一件事
竟然是把衣服扒光
无拘无束的感觉
真好

刹那间
我似乎明白了
为什么我要去KL
就是追求这种无拘无束吧

不用想下辈子怎么过
不用想别人怎么看
什么都不想
就一个人 活着

晚上约了他
本来要去按摩
因为嘴馋
所以取消按摩去吃火锅

同样的时间
同样的地点
同样的食物
对面却是不同风景

我想起他了
我想他吗?
当然不是
我想起从前了

这是我去KL的另一个原因
恨不得踏步每一个曾经
每一段往事
最好是 跟每一个人

现在回想
食物的味道
竟然忘记了
我想的 只是那些曾经

然后
他有意无意说着
我蜻蜓点水带过
当年那些点点滴滴

星期六
以为约了她
其实记错日子
没关系 自己流浪呗

一个人 听着歌
默默地走着
心里着急 我要见故人
不然朋友问起我怎么回答

翻着手机
这个住太远
这个很久没聊了
这个可能都忘记我了

算了吧
一个人 很好
于是买了本书
在咖啡厅“装文青”

然后他来了
我们去Mid Valley
顺便见了他
烧鱼很好吃

聊着聊着
天黑了
KL的星期六晚上
应该要一杯黄汤下肚吧

可是最近似乎治安不好
而且那间家似乎不适合晚归
最后作罢了
KL的星期六晚上
竟然是康熙陪我入眠

星期天
终于来了
竟然来了
后头望去 竟然混了4天

早上见了他
我们去吃大铺面
云吞很新鲜
肉碎很入味

然后是VCR
“很出名的。” 他说
聊聊近况
聊聊未来
聊聊事业
聊聊另一半

他是其中一个下KL的原因
喜欢和他聊天的感觉
喜欢听他分享他的工作
总觉得他在过着我的生活

燕子飞的再高
时间到了
总要回巢
这不是选择

还好
机票没买那么早
拖得就拖吧
潜意识决定

随口问问他要载我去机场吗
可能出于愧疚吧
他竟然OK
很好 不用搭火车

我们去了Mitsui Outlet
我疯了
因为到处大大减价
两件衣服
一双鞋子
一罐香水
是的 我疯了

之后的片段
是模糊的
看到她 那一刹那
似乎如梦初醒

欢迎回来
现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