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5, 2017

搬家记 x6

趁着睡意未浓
突然想记录大学时期的事
趁自己还记得的时候
留给自己想不起之后

大学第一间租屋,是在大红花花园(TBR)。一个很俗的名字。那是一个颇有年份的单层排屋住宅区。自己住的是在三房二厅式屋型额外多隔出来的房间。确实不是什么好房间,因为房里看不到阳光。屋友们都还蛮热情的,总共4男两女,相处的还算不错。这间算住最久了,待了一年,后来因为毕业的毕业,跟自己系友分租的分租而被迫鸟兽散。

那时和一位系友蛮投缘,经他介绍搬过去和他成了屋友,就到了旺区Wangsa Maju。那是一间两层半的排屋。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有室友吧。也是最后一次。我们住在顶楼主人房。主人房内有厕所,所以基本上除了觅食,我可以足不出房门。底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有两间房间,分别住了系友加一个男生和一个男生。相比TBR的喧哗,这间家静得可以。正好是我喜欢的。老屋子有个问题,就是年老多病痛。好像是水管坏了,所以每天晚上要锁水喉,不然第二天就会淹水。住了一个学期,又被迫搬迁。

这次搬进了Menara Alpha,也是位在旺区的一座公寓。这座公寓在那一区也是出了名的。听说每年总有人在这里寻短见。很不幸的,自己居住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听说不是租户,是外面来的。我租的单位也不算复杂,大房是一对情侣和一个女生,中房是我,小房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大叔。大叔很奇怪,总喜欢叫我“阿杰”,还会乱修家里电插座。后来大房的租客毕业搬走了,托我帮他们找人顶,连抵押金也不拿了。我就这样莫名其妙成了所谓House Leader。可是过了一个月还是没找到,屋主开始追我倒贴主人房的房租。逼於无奈之下,我唯有找人顶掉我的中房拿了抵押金就消失不见。说起来还真的对新人有些抱歉。不知道事情最后怎么解决。

然后搬到了Menara Alpha周围的廉价组屋。因为屋子陈旧所以顶了个大房,另外两件房间也是两个单身单独住。这时也是实习开始,因为很多系友都选择回家实习,就默默过着孤独老人的日子。慢慢的,好景不长在。又是漏水。严重一次还是在上班时间屋友打电话叫我马上回去。又是和屋主争辩无数次不果后,我又被迫旧计重施:找个人顶替打包走人。看着新人搬进一件件家私,还铺了地毯,真的为他们捏一把冷汗。

旺区是混不下去了,于是转到了附近的文良港 (Genting Klang),历史上貌似蛮有名的地方。这次搬进了,算是组屋吧。虽然也有毛骨悚然的传闻,但好在我住在最靠近大门的第一栋。大房是一位女生住着,小房也是。不过小房女生很少回来。这里大房小姐很爱干净,虽然自己房间有厕所,她有时还会帮我洗客厅的厕所。朋友都笑说我终于有个像样的家。然而,好景不常在,竟然因为续约问题,我又被迫搬家!

然后搬到隔壁旧式公寓。其实当初如果不是为了避免住到板隔房间,又不想有室友,又付不起房租,也不会一直遇到畸形屋子。这一次,也不例外。看房的时候,就是看在有洗衣机份上才首肯的。结果第一天搬进去要用的时候找不到水喉,信息屋友才知道,原来洗衣机是他们私人的。细问之下,原来冰箱也是他们的!所以我等于是租了个空房。闹了一顿,一个人始终比不上两个人嘴巴,算是闹翻了。当初还一直怕他们会敲门打我!基于已经是最后一个学期,也不想再搬了,于是也住了下来。这是我在KL求学生存的最后一间租屋。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我也成了系上最爱搬家的人。或许就是贪便宜的缘故吧!如果我能跟室友好好相处,可能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不过话说回来,也不失是一个特别的经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